露露的異想天空

關於部落格
生活就該浪費在吃喝玩樂
  • 429622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情]子欲養.親不在

如果 那天我跟姐姐去聚餐
如果 那天我不帶您出門
如果 那天沒有那一場小車禍
您依然跟我們同享天倫之樂 只是這一切來的太快 太突然
一次例行性的晚餐 一次您期待出門的小小時光 發生了一場車禍
或許就是因為這一場車禍 使您提早離開了我們身邊 


發生車禍的那一天 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第一時間跟姐姐聯絡後 再跟蘇蘇聯繫保險事宜 
此刻我不禁的放聲大哭 好擔心媽媽有什麼事會發生
做好現場筆錄後 蘇蘇帶我到醫院 看到媽媽躺在急診室直呼痛 好心疼
因為身體狀況無法開刀的情形之下 在醫生稍微的包紮下 就叫媽媽回家休息
我們當初應該仔細一點 讓媽媽留在醫院觀察


返家後 不能活動的左手 讓媽媽好不舒服
隔了二天的回診 媽媽到醫院後卻很平靜 
骨科醫生觀察後只加強固定手臂的部份 甚至只開一條藥膏
反倒是內科醫生看了X光片 囑咐我們 媽媽手雖然受傷了 仍然要動一動
但一舉手一投足就讓媽痛不欲生 也因此影響她的作息
幾乎沒怎麼睡覺的她 也因此原本虛弱的身體引發了舊疾
以往媽媽生病時 都會請我們通知親戚們 告知親戚 媽媽身體微恙
因為她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 很怕有個萬一 會來不及通知親戚們
但過去我們都不以為意 以為過不久媽媽身體就會好轉 也沒刻意通知
這次媽媽卻自己通知佳里的親戚們 親戚來時 當時我還碎嘴說 幹麼還通知他們 
因為我認為讓人家大老遠的來一趟 很不好意思 也相信媽媽會照往常一樣康復 平安無事的
原本一直抽不出空的佳里親戚 很恰巧的剛好忙完手邊的事 抽空來看媽媽
以往堅強的媽媽 看到舅媽時 居然放聲大哭 跟親戚說我們都不幫她打電話
並直嚷嚷著的說她要離開了 怕再沒有機會見到她們了
舅媽和表嫂一直安慰她 告訴她好好休養 一切會慢慢的好轉
媽媽才暫時的放下心來 在這之後陸續好多人來探望她 因為媽媽喜歡熱鬧
以往媽媽只要看到有人來探望她 心情都會愉快些 但這次媽媽整個臉都憂憂的
來探病的人問她 妳有沒有好點?她都直搖頭 不想說話
探病的人萬萬沒想到這也是他們見到媽媽的最後一面


車禍後的週三 看媽媽一直很虛弱 我們幫媽媽量了血氧 
而指數一直停在50-60之間 後來量了其它手指 血氧指數偶爾又恢復標準 
我們這麼安慰自己 媽媽暫無大礙 因為以往都因為媽媽咳血才緊急送醫 
就在隔天 姐姐中午返家覺得媽媽的狀況很差 情況不太對勁
(事後才知道當天媽媽打了很多求救電話 而我們卻一通也沒接到)
姐姐首次叫了救護車將媽媽送往醫院急診 而送往醫院後狀況一直很不理想
在急診室 我們知道手部的疼痛讓媽媽很不舒服 卻也莫可奈何
只能不斷的安撫她 但媽媽卻反過來擔心我們的工作 我們叫她別擔心 
一直守到晚上 因為姐姐要留在醫院過夜 我叫她先回去休息晚點再來換班
但她一直不放心 反而讓我回家休息 隔天先去公司工作半天 交待一下事情
下午再到醫院去跟她換班 但隔天一早就看到姐姐發的簡訊 醫生一直問她要不要插管 她很掙扎 
本來要直接到醫院的我 姐姐叫我先去公司交待後再過去 但一到公司姐姐就撥電話給我了
我心頭一震 因為我知道媽媽的狀況變糟了 
徹夜未睡的姐姐 才剛閤眼打個小盹 恍惚間聽到媽媽叫她 說她要換尿布
姐姐趕緊起身幫媽媽更換尿布 以往姐姐在幫媽媽處理內急時 媽媽都很巴結
因為她不能下床如廁 只能在床上解決 所以只要我們幫她換尿布時
她都會自己使一點力 讓我們比較容易更換 但姐姐換完尿布後 發現媽媽全身軟趴趴
之後她再叫媽媽時 媽媽一直沒反應呈現昏迷狀態 血氧指數也降到了30 
醫生說媽媽再不插管 就要她把媽媽帶回家 姐姐馬上打來問我決定如何
我說媽媽不願意插管丫 她說媽媽已經昏迷了 要馬上決定 姐說:我們插管好嗎?
我聽到眼淚馬上就流了下來 因為這是我們最不願意面對的狀況
趕往醫院的途上 姐決定讓媽媽先插管 只因為她怕我們見不了她最後一面
情況越來越糟


到了醫院後 媽媽已經插管了 我們只能在外頭守候 讓護士去處理
過了一段時間 護士說可以進去看媽媽了 而這時媽媽也醒來了 
但她也發現 她被插管了 我們知道她一定很不舒服 所以她一直想要扯掉管子
我們只能不斷的安撫與阻止 看了真的很不捨 其實只要情況穩定 插管還是有機會拔管的 
我們要學習幫媽媽餵食及日後的照料 而我們也開始有了長期抗戰的準備  
因為成大無病房的情況下 我們只能在急診室等著 守候著
看著媽媽的管子抽了好多痰出來 有一直抽不完的感覺 這到底是積了多久的痰丫
不知還要等多久 在醫院守了一天的姐姐返家梳洗 順便回公司交待一下
留在急診室的我被護士小姐通知 媽媽要送往加護病房 我有種稍稍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我告訴媽媽 她要轉往加護病房了 病也會慢慢的好起來 請她放心
媽媽似乎聽進去了 掙脫的動作也緩下了 告訴她叫她先休息 她也都照做
因為在加護病房 媽媽能夠得到更好的治療及照顧 每次也都會度過難關
我們相信這次也是如此 


轉往加護病房後 護士及醫生例行性的詢問媽媽的狀況 我說媽媽插管很不舒服
會時常的想要掙脫管子 我又問了醫生 媽媽會不會因為太不舒服而放棄求生意志 
邊說著我的眼眶又紅了起來 不能自己 
醫生說怕媽媽會不時的想扯掉管子 所以暫時使用了可以讓媽媽休息的藥 
等到情況穩定一點才會讓她慢慢的甦醒 護士在幫媽媽整理時
姐姐這時也到了 跟醫生聊了一下媽媽狀況後 有一些新的動作要處理
當然也有它的危險性 姐姐衡量了目前媽媽的情況 決定還是照醫生的話去做
這一切都是希望維持媽媽的生命 並期待她身體狀況能夠越來越好 
接著我們去準備護士交待的物品 由於媽媽的情況很不樂觀 買完東西拿去加護病房給護士後 
我們坐在家屬休息室 看到很多同樣家人也在加護病房的家屬在那裡休息、等候
我看著眼前的螢幕 有準備手術的 有手術完在恢復室的 有轉往加護病房的
明知道上頭不會有媽媽的名字 但就這麼一直看著 
姐姐說 是不是該對後面所需處理的事情做個準備 
她臨時想到救國團的朋友中有一個做紙厝的阿美姐 或許到時候可以請她幫忙
我心頭一震 壓根兒沒想到那麼遠 也相信媽媽這次一定也會化險為夷的 
她說只是先做個準備  或許在我們心中 已經開始有個譜
一切來的太快


在加護病房一天只有二個可以探病的時間 早上和晚上各一次 
晚上我們進病房後 看到母親睡的好安詳 醫生說這幾天媽媽都會這種狀況
目的是讓她好好休息 以免清醒時會做一些較激烈的反抗
加護病房的護士都很親切 也為我們解說下午幫媽媽做了哪些處理
主任醫師也有來看 只是沒說什麼就走了 值班醫師說媽媽狀況一直沒有好轉
不過她們仍然會做最大的努力來治療她 我們現階段也只能保祐媽媽平安度過 
探完病後 回家休息 繼續隔日的抗戰 隔日到了醫院 媽媽仍然靜靜的休息著
醫生說幫媽媽做了更精密的處理 讓氧氣能夠讓媽媽更直接的吸收進去
但是血氧濃度還是一直上不來 我們只能靜靜的再等待 中午回家休息時 
姐姐救國團的朋友-呆呆 被媽媽視為如同乾兒子的他 過來幫我們修電話線
可能怕哪天我們在樓上休息時 沒聽到電話聲 會錯過一些事情 因為他一直很幫忙我們
中午當然要請人家吃個便飯 就在吃飽後 一通電話打斷了我們的談話
自從家人生病後 最害怕的就是電話聲 深怕電話那頭傳來不好的訊息
這時我們都安靜了 而姐姐看了來電顯示是醫院打來的 就知道媽媽的情況惡化了
醫生要我們趕去醫院 這次我們帶著爸爸一起去 
其實爸爸很忌諱去醫院 以往媽媽住院 爸爸去看媽媽也都待不住 
更不會主動要求去醫院 自媽媽入院後 這次居然主動說要找個時間去醫院看媽媽 
坐在計程車上 一直忐忑不安 姐姐已經先請阿美姐幫我們做一些聯絡
趕到醫院後 我們火速衝到加護病房 看到媽媽血氧指收降到很低
主任醫師說沒希望了 在我們的同意下拔了管子 關掉維生器材
此時我們放聲大哭 哭到不能自己 姐姐告訴媽媽 她會好好照顧我跟爸爸 請她放心
爸爸一直哭的很傷心 於是姐姐留在病房內整理媽媽的遺容 我帶著爸爸到外頭休息
直到姐姐叫我進去 我看到媽媽睜著微開的雙眼 眼角含著淚水
姐姐說 媽媽一直不願意閤上雙眼 叫我跟媽媽說話
我說:媽媽 你可以好好休息了 我會照顧自己也會照顧姐姐和爸爸 不要擔心
但是媽媽仍然不願閉上雙眼 直到爸爸再進去時 叫了媽媽的名字
爸爸用他的手 閤上了媽媽的雙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